????没想到三百年前还有这样的秘幸。

????安格尔有些恍然的点点头,同时,也对极端教派在巫师界的权能之大,更加的感慨。

????极端教派在事后封了所有的记录,还强令巫师组织不得在此时进攻深海之歌,种种行为可以看出,树灵的推测是正确的,他们肯定知道执察者的存在。

????《库洛里记事》里清楚的说明,执察者要遵从守序公会的守则,还要和世界意识进行约誓,不得破坏巫师界任何进程,不与任何巫师组织进行勾连。

????在如此严苛的誓言下,执察者还能和极端教派有交际,可见极端教派真的是世界意识的亲儿子。

????树灵在讲完这段秘幸后,目光看向安格尔手中那本无名记事。

????毋庸置疑,《库洛里记事之十四》肯定记载了库洛里回返遗迹的事,树灵对这些事情非常的好奇。

????不过,再好奇树灵也没有立刻从安格尔手中讨要,只是嘱咐安格尔等会看完了记得递过来,便又陷入手中的八卦故事。

????安格尔则继续往下看。

????「失序之物被回收后,我找机会去和南域巫师界的执察者见了一面。」

????「主要是想和他谈谈双子实验室的事,虽然我已经加固虚空的桎梏,让它难以现世,但我的心中总有种会玩脱的预感。所以,希望他能帮着注意一下,如果双子实验室真出了意外,别让噩梦之光流逝出去……」

????「伤到了生灵是一方面,噩梦之光太珍贵了,我可不希望平白无故丢了它。」

????安格尔看到这,心中默默道:你的预感没错,双子实验室真的出世了。

????不过,噩梦之光倒是没有流逝出去。或许,这该多亏了魇界生物?从某种角度来说,魇界生物也算是救了一部分生灵。

????「和执察者的聊天很愉快,这是一位很风趣的老巫师,他告诉我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南域轶闻。」

????「譬如魔鬼海的事,魔鬼海虽然从很早以前就很危险,但那只是自然天象与能量场的缘故。让魔鬼海出现更多非自然灾害的危险,则是与一只神秘生物有关。」

????「不过,这个诞生于海洋,驰骋在天空的神秘生物,在很早之前就被格鲁兹戴华德带到了幻灵之城,被授予了钻石公民的等阶……执察者和我说这个秘幸的时候,我好像已经猜出是谁了,但它的名讳我还是不敢说。」

????魔鬼海很多异常现象,居然与一只神秘生物有关?

????诞生于海洋,驰骋于天空?这是什么神秘生物?安格尔回想着《神奇魔兽在哪里》的内容,想了半天,也没有想出来,只能暂时作罢。

????不过,库洛里提到的幻灵之城,却是让安格尔稍微警惕了下。

????当初弗罗斯特也和他说起过幻灵之城的事,这是一个住满神奇生物的城市,所有的生物都分为上中下三等公民。看似是神奇生物的保护园,但在外人看来,更像是格鲁兹戴华德的私人圈养园,所以风评并不好。

????而且,格鲁兹戴华德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抓住各种非人生灵,哪怕这个生灵是有主的,他也一样会抢夺。

????所以,弗罗斯特当时还特意提醒安格尔,如果去了源世界,只要带着托比的话,千万要绕着幻灵之城走。

????毕竟,托比的存在极其特殊,估计是世间仅有一只。格鲁兹戴华德一旦发现它,肯定会见猎心喜,想尽所有办法带回幻灵之城,一切阻拦,都会被他摧枯拉朽的破灭。

????正因为有这个情况,安格尔看到幻灵之城的时候,才会有所警惕。

????「还有一件有趣的秘闻。先知圣殿在四方巫师界都留有传承,这一点我是知道的,冠星教堂便是它们在南域巫师界留下的种子。」

????「只是我没想到,当初辅一诞生就惊动整个源世界的时之殿,居然被放在了冠星教堂。我一直以为,对外公布的星空之谜才是先知圣殿赐下来的神秘之物,没想到真正的后手是时之殿。」

????「不过想想也对,先知圣殿有了轮回之城,时之殿被分配下来也正常。还能替先知圣殿收揽更多潜力种子,也是一件自我促进的好事。反正终归得益的还是先知圣殿。」

????冠星教堂居然是先知圣殿麾下的组织?这一条秘闻,倒是让安格尔稍微惊讶了一下。

????惊讶过后再去寻思,觉得也有逻辑可寻。根据此前的消息可以知道,先知圣殿毫无疑问是预言巫师的归属,聚集了源世界绝大部分的预言巫师。冠星教堂的性质,简直和先知圣殿完全重合,这根本就是一脉相承的。

????紧接着,安格尔心中又浮现一个猜疑:既然冠星教堂的背后,都有先知圣殿。那么糖果屋的背后,有没有一个在源世界的美食巫师组织作为后台呢?

????这倒是可以去询问一下格蕾娅。

????安格尔又继续往下看,又看了数个很有趣的轶闻,其中还有一些是曾经南域出生的传奇巫师的八卦。这些都没有在当世传播,但能够从执察者口中说出来,至少不会是谣言。

????安格尔一边看着,一边在心中暗忖:这些轶闻,放在茶话会上,估计会引爆话题。就算是拿给树灵,估计也会很兴奋。

????在这种种轶闻中,安格尔突然注意到了一则消息。

????「执察者还告诉我一件事,魔画巫师似乎自几百年前,就频频回返南域。最近倒是少了,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。」

????「虽然这件事没有什么重点,但魔画巫师此人,却是一个走出自己独特之路的人。守序公会的高层,都言说其潜力不会止于传奇,或许有望奇迹。所以,还是值得关注一下。」

????安格尔对这个消息之所以在意,单纯是因为魔画巫师这个人。

????魔画巫师,应该指的就是米拉斐尔.冯。

????“他频频回返南域,是为什么呢?难道,又是和深渊一样的,某个布局?”安格尔在想到这时,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一把布满繁复花纹的长钥匙。

????会与这把钥匙有关吗?

????安格尔也不知道,摇摇头不再多想。

????重新将注意力放在记事上,在接下来的叙述里,库洛里和执察者道别之后,便准备与贝洛斯离开南域,回到源世界。

????与此同时,这本记事也到了末尾。

????不过,只是库洛里的记事,到了末尾。整本书册,其实还有几十页是空白的。或许,这也是库洛里没有在书封上留下名字的原因?

????在最后一页的记录中可以看到,库洛里在离开南域前,再一次回到了遗迹。

????「又要与实验室告别了,还挺伤感的。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会重返?或许,只有等我找到研究噩梦之光的方法,才会回来吧?」

????「离开之前,我又想到了提扎尔罗。他还会再回来吗?」

????「亦或者,还会不会有其他人,来到我的这座实验室?假如提扎尔罗或者其他人,来到我的实验室,会不会也想着来寻我的那间隐藏卧室?」

????「应该会吧,对于他们来说,这毕竟是一座‘遗迹’,探寻前人遗迹,拾得一些牙慧来充盈自身,是这些后辈最爱做的事……我也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,所以我懂。」

????「作为一个爱提拔后辈的人,我打算给他们一个探索的机会。」

????「经过我的深刻思考,我决定将刻画有进入卧室传送阵的骑士铠甲,留在外面走廊。」

????「不过,为了这些后辈的安全,我将它的魔纹破坏了90%。」

????「贝洛斯那家伙居然说,我没有诚意。呵,我有诚意的话,后辈探索者直接就死了,噩梦之光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。」

????「但我也没有将事情做绝,我还是留了一丝机会,虽然很小。」

????看到这里,安格尔大概能猜到,这一丝机会是什么:想要进入卧室拾取“牙慧”,必然要修复魔纹,而得到魔纹的修复方法也很简单,去星池遗迹吧。

????按照库洛里的想法,只要能从星池遗迹里找到大门上的全息地图,就有机会修复残破的魔纹。

????而星池遗迹里布满了噩梦之光,能从星池遗迹活着回来,那么去到隐藏房间,也有应对噩梦之光的能力。

????所以,这就是库洛里留下的机会。

????正如他所说……微乎其微。

????不过库洛里却是不知道,星池遗迹的噩梦之光已经被努卡大臣收束了起来,就算真的有机会进入星池遗迹去寻找魔纹修复法,也不需要面对噩梦之光。

????所以,这也算是库洛里的一丝疏漏。

????但这种疏漏并不算什么,因为库洛里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有人,真的能进入隐藏房间。

篮球外围投注365????「只要修复了魔纹,就可以进入我的隐藏卧室。我可是留了很多有趣的东西,在卧室里等待后辈来探索~包括从忒休弥耳之镜淘汰下来的半成品,虽然无法当神秘之物用,但找个好的炼金术士糅合一下,就是一件非常不错的炼金道具噢~」

????「还有,我的记事也留在卧室里了。」

????库洛里写到这时,便停了下来,后面是大片的空白。

????但记事并没有到此结束,在略过整整半页的留白后,库洛里那优雅的字,再次出现在了安格尔的眼前。

????「万一,万一真的有人,修复了骑士铠甲上的残破魔纹,且不惧噩梦之光,进入了我的卧室。」

????「那么,你现在一定在看这本记事吧?」

????「这段话,算是我留给你的。」

????「我之前的承诺不会变,留在卧室里的东西,我都可以给你。包括,卧室里的噩梦之光。」

????「但是,我要你做一件事。我相信没人会对噩梦之光不感兴趣,你能走入噩梦之光,代表你有对抗噩梦之光的能力,你就一定会选择研究它。」

????「所以,我希望你以后研究噩梦之光有所得时,拿起你的笔,将阶段性的记录留在这本书册后面的空白页上。」

????「当然,你如果毫无所得——这个概率非常大,其实也无妨。在空白页上,和我聊聊天也可以,下次有机会我回实验室的时候,我会回复你的。」

????「还有,我知道现在的后辈,对所有事情都不报以完全的信任,看到这里,肯定担心我在空白页上做手脚。放心吧,我以一个炼金术士的名义,以一个传奇巫师的荣光发誓,我没有在卧室里的所有物品上留任何后手。」

????「以上,就是我要说的,给未来可能看到这本记事的你。」

????这里依旧没有完结,一阵留白之后,库洛里的字迹再次出现。

????「我真是疯了,和贝洛斯打赌,写了上面的话。但我私心还是认为,不会有任何人看到我的记事。」

????「希望不要有人打我脸。」

????「当然,如果真的有人打我脸,那我也是很乐意的。」

????「新历7028年,复苏之月。库洛里.德拉科尔,留。」

????后面,再无任何记录。显然,库洛里写完这一页,便跟着贝洛斯离开了南域。

????看着这最后几排字,安格尔表情微微有些古怪。

????没想到,库洛里这种级别的神秘炼金术士,居然与他隔空进行了对话。虽然是库洛里单方面的留言,但这种感觉还是颇为微妙。

????安格尔反复看了库洛里的留言,最后轻笑一声,摇摇头:“让阁下失望了,你最终还是被打脸了。”

????“打脸?”树灵也听到了安格尔的低语,疑惑的看过来。

????你在说什么?打什么脸?

????安格尔没有解释,只是将记事递给了树灵:“树灵大人,我已经看完了。”

????因为安格尔并没有盖上记事,上面页数依旧是库洛里的留言,所以树灵一低头,便看到了这最后一页记载的话。

????“原来骑士铠甲被放在外面,是这样一回事啊……”树灵一边看,一边嘀咕。很快,这一页记录他便看完了。

????看完之后,他也终于明白安格尔之前低语的意思了。

????“这个库洛里倒是个有趣的人,隔空和你对话,还隔空被你打了脸。”树灵忍不住笑了起来,笑过之后,树灵看向安格尔:“你决定怎么做?要不要在空白页上留言?”

????安格尔想了想,回道:“等我哪天离开的时候,倒是可以留言。”

????树灵点点头:“留言也好,这个库洛里的实力不弱,他一旦回来,肯定能看出有人进入过卧室。虽然他不一定能查到你,但如果真的查到了,你明明看到他的话却不留言,估计会恶了这段关系。”

????“但你就算要留言,也要记住谨慎写之。库洛里看上去无所谓,但也不一定真的如他写的那么无害。”

????安格尔点点头,他很清楚人性之恶,所以,哪怕他愿意承库洛里的期愿,也依旧会有所防备。

????()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热库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kshu.com/book/1882/213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