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胡府,明侯长史的府邸。

????胡昭,作为明侯府长史,在明侯府地位仅次于牧景之下,整个明侯府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相爷地位,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安全性也需要保障的。

????所以胡府是唯一一一座和明侯府的同一条街道上的,这条街,大部分都是官衙开辟,只有两座私人府邸,一个是明侯府后院,一个就是胡府。

????胡府位于街尾的位置,九个进出的大宅子。

????胡家人不少。

????正所谓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。

????胡昭当年起起落落多年,最后没于陆浑山上,躬耕读书而度日,看起来停落魄了,身边也就几个人亲人。

????但是当他名声鹊起,成为当今大诸侯明侯府的长史,要来投靠他的族人,自然就变得多如牛毛起来了。

????炎黄自古以来,都是一个人情社会,同血缘的亲人来投靠,哪怕强硬心态,也早晚有几个会让他心软的,久而久之,大家族就形成了。

????胡昭学识渊博,读书多了,自然也有了一些文人的臭毛病,他有妻有子,纳妾也不少,读书人来说,谁没有几个妾室。

????好像牧景只有两个妻子,都不纳妾的人,要么就是家有河东狮,要么就是傻子。

????最近胡昭和牧景闹别扭,特别是今日,把牧景给气走了之后,就要承担责任,这不,差不多子时,才从明侯府归来。

????正在一个当宠的小妾身边,和衣睡下。

????这才睡了不到两个时辰。

????外面的天,还是黑乎乎的,肯定没有天亮,突如其来就响起了一阵阵催命一样的敲门声。

????“老爷!”

????“你睡吧,我去看看!”胡昭无奈,这时候,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,肯定不会有人来这样无礼打扰自己的,必然是有紧急的事情,他披着一件外套,就起来,掌灯之后,走了出去,推开门,只看到长廊上正是一个心腹族人。

????“子融,这么急急忙忙的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胡昭猛然意识到一丝丝不安的情绪。

????“大人,刚刚得到消息,主公在南山遇刺!”胡遇拱手禀报。

????他是胡昭族子,也是胡氏一族年轻一辈最有才华的学子,学成出仕之后,被胡昭所看好,直接进入了明侯府中枢当一个小文吏。

????“什么?“

????胡昭面容大变。

????遇刺?

????这种事情,不是没有发生过。

????当年在雒阳的时候,牧景大婚,遇到了多少刺客,还杀了雒阳城血流成河。

????遇刺没有什么好怕的。

????就算是他胡昭,这些年来,也不知道多少明枪暗箭的来杀自己。

????可这是渝都城。

????明侯府立足渝都虽说时间也不是很长,但是大刀阔斧之下,渝都城早已经被经营的如同铁桶一样。

????牧景作为明侯府的老大,堂堂一方诸侯,在渝都遇刺。

????这事情就大条了。

????而且还是这个关头。

????要知道后天新政辩论,这时候牧景遇刺,要是和新政这事情连接在一起,到时候屠刀一旦举起来了,那益州恐怕就要血流成河了。

????“主公如何?”胡昭深呼吸一口气,问。

????“还不知道!”胡遇摇摇头,道:“但是北武堂那边,已直接调动了兵马,陌刀营过江去,进入南山了!”

????“快去打听,主要是主公的情况,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!”胡昭说道。

????他现在越来越坚定了自己的执着是对了,没有什么比一个继承人更加重要,毕竟都是刀尖上跳舞的,谁也不能保证,一定能长命百岁。

????“是!”

????“另外秘传我命令,召集所有参政,昭明阁议事,同时让六扇门暗中掌控渝都城,不许这事情发酵起来了,不许引起渝都慌乱!”

????“诺!”

????胡遇领命,快步而去。

????“多事之秋啊!”胡昭抬头,看着那一轮还没有落下去的月色,眼眸有几分阴鸷。

??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????虽然说胡昭想要封闭消息,但是这么大的事情,陌刀营都直接调动了,可以忙得住普通百姓,瞒不住这文武百官。

????牧景遇刺的消息,在天亮之前,基本上就已经传遍了明侯府上下。

????黎明之前的昭明阁,灯火通明,一盏盏的油灯光闪耀,可就是驱不散这肃杀的气息,一股冰冷的气息在笼罩。

????“好胆子!”

????戏志才直接拍案而起,煞气四射,一双眼睛都爆着杀戮的气息:“在渝都城对主公下手,还真有人不怕死的啊!”

????南山也是属于渝都。

????渝都,是明侯府的治城。

????在明侯府的治城之中,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,自己的主公差点被格杀了,这等的事情,他能不生气吗。

????“追究责任的事情,不急,现在如今最重要的是,主公的安危!”

????秦颂略显得稳重一些,他轻声的道:“南山那边,本身就是的密令多,小路多,危险也多,陌刀营虽然厉害,但是想要盯住南山,是不够,神卫军在江州这边,扞卫主城,轻易不可动,一旦调动,必然惊动全城百姓,事情闹大了,对我们不好,要不直接把第一军从白帝城调回来,驻扎南山!”

????“可以!”

????“不妥!”

????刘劲倒是应,但是胡昭反对了。

????“这时候我们一动不如一静!”胡昭摇摇头:“区区事情,就大动干戈,调动一个军驻扎,让别人看我们笑话也就算了,对内部的民心也是动摇的,这是告诉别人,我们连自己的主公都保护不了!”

????一旦调兵,不管是从江州这边调兵,还是从白帝军城调兵,都会引起很大的躁动,这对明侯府来说,肯定是一场风暴。

????“对,不能调动我们的主力!”

????戏志才虽然平时和胡昭场对调,但是这时候,他也点点头,认可了胡昭的说法:“一旦调兵了,都会被外人所轻视,闹到天下去,主公就沦为笑柄了!”

????“那主公的安危呢?”秦颂皱眉。

????“不怕!”

????戏志才摇摇头,平静下来,道:“主公身边有神卫营,神卫营每一个都是悍将,除非数千刺客围堵,不然哪有这么容易对付他,这里终究是渝都,他们有数百死士,我都算他们厉害了!”

????他们虽然担忧,但是冷静了下来之后,心里面很快就想通了,也不会很担心。

????要是牧景这么好杀的。

????那他早死了。

????他们只是生气而已。

????现在就是如何应对的问题了。

????“不能调兵,那就让六扇门动!”胡昭下了主意,道:“命令六扇门,往南山动起来了,尽可能的把南山周围都给我肃清了!”

????南山周围,山沟多,地方也复杂,调兵都不容易查,不过六扇门长年治地方,倒是应该知道怎么肃清周围。

????“那辩政的事情呢?”戏志才问。

????“等!”

????胡昭想了想。

????“等主公的消息?”秦颂明白了。

????“这事情复杂了,我们都做不了主,只能看主公的态度了!”胡昭苦笑:“要是主公主动把这个和新政辩论的事情勾连在一起,你们都知道,恐怕人头落地的不在少数!”

????………………

????“明侯于南山遇刺?”

????黄权也是被人从被窝里面给拉起来了,本身有些脾气不好,正想要发脾气,可这消息,如同一盘冰水,兜头淋下来,让他浑身有些发汗,根本已经是顾不上其他的事情了:“快,派人去打听,明侯的情况如何?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世家一脉的人开始动起来了。

????天亮了。

????赵韪也顾不上避嫌,直接就登了黄府。

????这事情闹到这地步上,要是把他们世家一脉都掺合进去,他们也要死不少人,如果不能应对好,那是要吃亏的。

????”我们到底有没有人参与进去?”书斋之中,赵韪看着黄权,问。

????“肯定没有!”

????黄权咬着牙,道:“我三令五申,决不允许人乱来,这么大的事情抄家灭族,谁敢乱来啊,即使有意见,即使不愿意承认新政,他们也不敢这么狂妄!”

????黄氏和赵氏,乃是的益州在贾氏没落之后,两大领头羊的世家,很多世家豪门,都听他们的,但是利益一旦出现分歧,也会有人不听话,这是人心。

????他们代表世家豪门,却不能直接控制,一个个世家,都有自己的利益。

????不过黄权很清楚,哪怕世家豪门不认同他和赵韪的决定,也不敢在这时候,对牧景动手。

????“那就是那些人动的手?”

????赵韪面容有一抹阴沉:“他们太猖獗了吧!”

????“有人想要死,我们也拦不住啊!”黄权来回踱步,想了很久,才开口说道:“现在,我们只能想办法,把我们自己给摘出来了!”

????“怎么摘?”

????赵韪问。

????“下死手!”

????“真的要动手?”

????“你还有更好的选择吗?”

????“或许不是他们动的手,我不相信他们有这么大的胆子,他们或许敢阳奉阴违,敢阻止行政,甚是敢闹起来,但是说他们敢对主公下手?”赵韪摇摇头:“他们没有这样的胆子!”

????这即使是他们世家门阀,这么深的底蕴,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????如今的牧景,在益州是如日中天。

????“是不是都不重要,主要是主公认为是不是!”

????黄权问赵韪:“或许你在赌主公会恩怨分明,又或许,你认为,只要不是他们下的手,没有证据去证明,所以不用担心?”

????赵韪沉默了,这还真不敢赌。

????首先这一次牧景被刺杀,过程怎么样,他们不清楚,谁动的手,他们也没有证据,现在所有都是猜度。

????但是结果一旦出来,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了。

????即使只是猜度。

????该做的,还是要做。

????黄权有些叹气的说道:“之前的刘劲意图把我们当成一柄对付地方乡绅的刀,我们不愿意,可现在,已经由不得我们不愿意了!”

????新政即将推广,最大的阻力,一个是他们,世家门阀。

????另外一个就是地方,乡绅豪族,盘根错节,是新政最大的敌人,所以才有了这一次被推动起来了新政辩论,一旦辩论失利,更会挫败新政的气势。

????黄权他们本来的意图,是拖时间,等变化,然后再决定站队,可现在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坐得住了。

????“或许你说的对!”

????赵韪站起来,道:“你不能动,我这就去找张松,损失一点,总比让主公一锅端好一点!”

????土地,人口,都很重要。

????但是现在的益州,这两样也不一定是他们生存的根本,如果牧景当真如同他承诺一样,对世家豪门放开了商道,加上他们家族的传承知识和底蕴财富,也是能发展处不一样的路的。

????要是被拉上地方乡绅豪族的破船,一起沉船,那就问题大了,到时候就算熬过去了,也是远元气大伤。

??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????朝阳如虹,一缕一缕如同黄金般的光芒,照耀在了南山的天空上。

????“子曰:其为人也孝弟,而好犯上者,鲜矣;不好犯上,而好作乱者,未之有也。君子务本,本立而道生……”

????“子曰:“道千乘之国,敬事而信,节用而爱人,使民以时……”

????一阵阵的读书声,一大早就已经在鸿都门学里面响切起来了,这声音越来越多,越来越多,凝聚起来,仿佛如同一道美妙的风景线。

????虽然鸿都门学是与众不同的,当日在雒阳重开,牧景就已经有新的定义,想要百家学识都融合进来了,开辟的新学科比较多。

????但是根本还是在儒学上。

????这是牧景都改变不了的,儒学才是根本,大汉几百年来独尊儒术,已经让很多人骨子里面不愿意去改变了。

????所以即使鸿都门学,也是文学科才是主学。

????鸿都门学能发展起来了,蔡邕的名声也是一个根本,而仰慕蔡邕了,都是士林学子,是一个个这个时代的读书人。

????自然而言,风气就被他们给带起来了,读书还是读儒学的比较多。

????牧景一袭长袍,双手背负,站在一座楼阁之上,俯视整个学府,庞大的学府,一栋栋建筑体环绕,有山,有水,有树木,有鸟儿,很优雅的一个地方。

????“很不错!”

????牧景眸子扫过,看着底下一个个学子的影子,蓝白交替的学袍,一个个朝气蓬勃的学子,不管他们学的是什么,都是祖国未来的花朵啊。

????鸿都门学渝都总学府,现如今就有两千五百学子正在同步求学。

????学子人数是创历年最高。

????也是当今学府之中,学子最多的一个学府。

????汉末的私塾虽不少,学院也不少,但是除了当年太学之外,其余的其实都不成气候,包括了颍川书院和鹿门山书院。

????不是说他们教不出人才。

????而是现在他们还没有这种扩大教育体制的一种先知,他们教的人太少,人才即使有,也很难让一个学府延续下去。

????牧景一心发展教育。

????鸿都门学就是一个榜样。

????鸿都门学的发展,将会引导未来教育的一场风暴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热库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kshu.com/book/732/1218/